东方经济网

网曝青岛杨家群原村支书四处删帖应对实名举报 举报者请求纪委回复

2021-11-22 12:01    来源:乡村发展网      字号:

  多年来,青岛市北区杨家群有50年党龄的老党员张正钟、张正铜、张忠建与退伍军人王学锋通过网络等多种渠道持续不断地举报原杨家群村支书张某凯涉嫌贪腐、涉黑涉恶等诸多违法违纪的问题。据老党员张正钟、张正铜、村民王学锋、张忠建讲:针对张某凯涉嫌贪腐、涉黑涉恶、暴力拆迁等问题,他们到青岛市纪委以及信访办等部门持续举报近18年,虽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是青岛市纪委至今不给他们回复。倒是原村支书张某凯忙活得不轻,四处删帖应对他们的实名举报。

  

  老党员张正钟、张正铜、张忠建、退伍军人王学锋举报内容如下:

  第一、张某凯公然违反公务人员不能在企业兼职领取报酬的有关规定。张某凯在七十年代初担任崂山区李村公社科级公务员,1999年,市北区下发1999(50)号文件,任命张某凯为市北区合肥路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副书记;在2001年,市北区又下发2001北任(28)号文件,明确张某凯为正处级领导干部,在此期间还兼任杨家群村党总支书记兼村委会主任。2001年杨家群村进行集体改制,成立了杨家群工贸总公司,张某凯通过暗箱操作,让自己成为杨家群工贸总公司的董事长,个人占股份113692元,平均是普通村民的五倍以上。根据《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27条规定: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的,给予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针对上述问题,村民到青岛市纪委举报多次,但是青岛纪委至今未给他们回复。并且张某凯至今还持有杨家群工贸总公司的股份,年年领取分红。张某凯的妻子是非农业户口,没有资格参加杨家群的集体分红,可是张某凯却违规让朱爱美在杨家群享受17960元的村民股份。2006年10月26日,张某凯以其妻子的名义注册成立青岛美凯达工贸有限公司,朱爱美占股份83.33%,张某凯占16.67%的股份。张某凯借着杨家群旧村改造的契机,由青岛美凯达工贸有限公司为杨家群的旧村改造和房地产开发供应钢筋和门窗,张某凯涉嫌利用职权进行贪污,张某凯作为一名公务员,还违反了《公务员法》严禁国家公务员在企业或者营利性组织兼职的规定。

  

  第二、张某凯还通过暗箱操作,将与其关系密切的非本村人员近80人操作成杨家群工贸公司的股东,年年领取村里的分红,而本村1984年以后出生的村民却不允许入股分红。

  

  第三、张某凯暴力拆迁,涉黑涉恶。2003年期间,张某凯在旧村改造时严重违反国家拆迁规定,给村民断水断电,放火烧房,打伤村民,恐吓村民,搞野蛮拆迁。退伍军人王学锋因对村委会的不合理补偿方案不能接受,没有答应张某凯的拆除要求,张某凯就指示黑社会人员,在没有拆迁许可证的情况下,于2003年6月28日凌晨一点,强行把王学锋的房子拆除。王学锋得知消息之后前来制止,却被张某凯找来的黑社会打成轻伤。王学锋报警后至今未处理。

  

  第四、2004年7月份,老党员张忠建的房屋是门面房,拆迁时,张忠建要求村里能按照门面房的标准进行补偿,但是张某凯不同意。随后,张某凯安排社会人员将张忠建以及家人强行从屋里拖出,把房子夷为平地,房子里面的金银首饰、欠条、生活用品等东西全部被砸在里面,一件也没拿出来。张忠建不服,到相关部门上访,青岛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于2004年7月13日下发了12和13号文件,要求杨家群村委停止一切拆迁工作,解决拆迁矛盾。可时间已经过去了18年,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第五、对拒不拆迁的村民房屋实行断水断电和威胁恐吓,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村民于永昶和爱人忙于做生意,白天不在家,只有十岁的女儿在家。张某凯不仅叫人往家里扔石头砸玻璃,断水断电,还安排社会人员给于永昶的女儿打电话,吓唬孩子说:“你的爸爸妈妈出车祸死了,现在停放在火化场呢。”年幼的孩子当时就吓懵了,连鞋子都没穿就往外跑去找爸爸妈妈。于永昶的房屋被断水断电后的现状,于永昶到北京、济南、青岛市纪委、市北区纪委、信访办等有关部门反映多次,至今未处理。

  

  第六、2003年,张某凯鼓动村民冲击青岛市政府,对青岛市政府主要领导进行人身攻击;2015年,张某凯的侄子张忠伟因倒卖土地被城阳区检察院抓了起来,张某凯躲在医院幕后指挥,以每人200元的价格花钱雇佣杨家群村民50余名,围堵,围攻检察院和检察官,还气焰嚣张的让城阳区检察院把他侄子放了。

  第七、2007年,杨家群村在长沙路(老保张路)的集体土地上建了一个加油站,时任杨家群村支书、杨家群工贸公司董事长的张某凯指示时任工贸公司总经理的侄子张忠辉、时任村主任张守存与其妻子朱爱美签订租赁合同,将该加油站以每年2万元的价格租给朱爱美,50年租金不变。朱爱美随后将该加油站租给张某凯的侄子张忠宽,每年租金为26万元,然后涨到30万元每年。张某凯如此操作,是在变相贪污村集体财产。

  第八、2000年,张某凯知道杨家群要拆迁的消息,将杨家群油脂厂包括设备以13万元的低价卖给了张某凯老婆的侄子朱青山,该油脂厂当时的土建工程造价最低为120万元,这还不包括榨油设备。2021年,朱青山得到了460万元的拆迁补偿款。张某凯如此做法,涉嫌贪污和利用职权为亲属谋利。

  第九、老党员张正钟、张正铜80多岁的老母亲曹氏一人独居。 2003年8月,张某凯叫人先把老人的水和电给断了,然后用石头砸墙、砸玻璃,老人整天吓得提心吊胆。由于惊吓过度,没过几天老人便含冤离世而去。就在老人丧期未满,张某凯又叫人前来捣乱,一把火把老人的房子烧了,就连老人的骨灰盒也被烧坏,而这次纵火的事件至今没有被调查。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认真做好城镇房屋拆迁工作维护社会稳定的紧急通知》: 对不能达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要经依法裁决后才能实施强制拆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控制城镇房屋拆迁规模严格拆迁管理的通知》:严禁野蛮拆迁、违规拆迁,严禁采取停水、停电、停气、停暖、阻断交通等手段,强迫被拆迁居民搬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 ……坚决制止和纠正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行为,对于群众提出的合理要求,必须妥善予以解决,不得强行实施征地,……征地涉及拆迁农民住房的,必须先安置后拆迁……,程序不合法、补偿不到位、被拆迁人居住条件未得到保障以及未制定应急预案的,一律不得实施强制拆迁。对采取停水、停电、阻断交通等野蛮手段逼迫搬迁,以及采取“株连式拆迁”和“突击拆迁”等方式违法强制拆迁的,要严格追究有关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因暴力拆迁和征地造成人员伤亡或严重财产损失的,公安机关要加大办案力度,尽快查清事实,依法严厉惩处犯罪分子。对因工作不利引发征地拆迁恶性事件、大规模群体性上访事件,以及存在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要追究有关领导和直接责任人的责任,构成犯罪的,要依法严厉追究刑事责任。对随意动用公安民警参与强制征地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严肃追究有关党政领导的责任。

  据老党员张正钟、张正铜、张忠建、退伍军人王学锋讲,上述举报内容,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另外他们还举报了张某凯涉嫌违法违纪的其他问题,但是为什么他们举报近18年,青岛市纪委与市北区纪委至今没有给他们一个明确的处理结果?他们愿意对上述举报内容负责,如有不属实,愿意负法律责任,与他人无关。他们也希望青岛市纪委针对他们的实名举报,给出一个明确答复。

  2020年1月21日中央办公厅发布的《纪检监察机关处理检举控告工作规则》的规定:第二十四条 纪检监察机关信访举报部门可以通过电话、面谈等方式核实是否属于实名检举控告。第二十五条 纪检监察机关提倡、鼓励实名检举控告,对实名检举控告优先办理、优先处置、给予答复。第二十六条 纪检监察机关信访举报部门对属于本机关受理的实名检举控告,应当在收到检举控告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告知实名检举控告人受理情况。重复检举控告的,不再告知。第二十七条 承办的监督检查、审查调查部门应当将实名检举控告的处理结果在办结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向检举控告人反馈,并记录反馈情况。检举控告人提出异议的,承办部门应当如实记录,并予以说明;提供新的证据材料的,承办部门应当核查处理。

  

  另外据他们得到的准确消息是,张某凯的儿子张忠乾现任市北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区政府党组成员。有网友在天涯社区发帖称:其在任职即墨路街道办事处主任时,到处放高利贷牟取暴利。利用非法手段逼的许多借贷者家破人亡,青岛市民邵某便是其中一个。据邵某反映,2010年,自己一不小心落入张忠乾设好的圈套,借款不成反而被骗,导致数百万元的货物被张忠乾安排人盗抢一空。不仅如此,张忠乾还指使黑社会人员对邵某进行殴打,使其手部受伤缝了十几针。邵某称其以前是身价数百万的小老板,如今被张忠乾坑的是倾家荡产,只能靠开出租车为生。

  来源链接:https://www.xcfz.org.cn/cms/show-42312.html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洋
  • 热图
  • 精彩瞬间
  • 精彩新闻
  • 随便看看
  • 热门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jvbao#sw2008.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5